俶韫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你眼前的我就是他01

Tinky_塵:

「是他 是他 就是他!」留白/停留

为剪视频的大佬们打call!!!
这是本文盲女孩最后的倔强,不会涉及到任何历史知识,全是瞎扯的。


建安二十二年的六月十八,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了。长安城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前些日子刚搬进新府邸的睿王刘昊然也仍在为不断有人来送礼套近乎而头疼。这样的一天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城外正有一依稀可以看出人形的黑点飘在空中。
白敬亭正眯着眼努力辨认着远处城墙上告示中的文字。“长安城内,禁止飞天遁地之术滋扰民生……”仿佛被惊雷劈中,他气息一滞,嗖的从空中落下了好几尺。稳住身形后,见已离人群不远,旋即足下一点,衣袂翻飞间极快地落到地面上。他未做停留,径直向城门走去,边走边还喃喃道:“嘶……城里不让飞,那这么大的地儿腿儿着怎么找那茶楼啊!李懿轩这个没良心的……”



谁也不曾想得到,那日掂花一笑华冠京都的风流探花郎正悄摸躲在茶楼顶层某间包厢之中。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步履飞快却仍风度翩翩地闯入包厢的白敬亭,并未起身,而是抿了一口茶,问道:“你可知我是谁?竟连我的邀约都敢迟到?”
“嗯……您是长安城无数女子芳心暗许,每日上街只为与之偶遇的李懿轩李大才子。”白敬亭说完,也不等他回话,一屁股坐到了他对面的软椅上,“可还满意?”
“我本想让你夸我的才学的。”李懿轩摇了摇头,“来的这么晚,可是安排好住处了?”
“我是来找然然的,当然要住他府上 。”白敬亭一脸得意。
“对我还没问,你怎么想起找他来了,我来长安这么多年你可都没来看我。”
“我临走前偷偷带他出府玩过一次,碰到一老先生,说他二十岁会遇一大劫,要带他去清修。我当时给拦下了,他马上过二十岁生辰,若是真有什么劫,我可得负责啊。”
“你何时还信这些东西了,你若是对自己养了几年的小家伙放心不下想来看看你便直说。”憋闷许久李懿轩不停地拿自己的好友开涮。
“别胡说。”白敬亭随口反驳着,心思却有些飘忽。没准自己真的是把这当成理由想要再见见他呢,不过还是要试试能不能帮他把劫挡了的。
“那你可和他说了?你要去他府上的事。”
“没联系呢,不知道怎么说。”
“没联系?!你确定他还记得你吗?你在长安那几年他才多点儿大!”
“嗯……我再想想,反正也不急,这两天先去你那儿凑合一下。”
“凑合?我那么好的地方到你这怎么就成凑合了!结账!”






今日的白敬亭从头到脚穿了一身白,连束发的发带都是白的,用李懿轩的话说,就是做作而有逼格。他神态自若地走向睿王府门前的侍卫。
“什么人!”
咳……看来走的有点儿近,那侍卫差点拔刀。
“在下琴师相不厌,求见王爷,还请您去通报一下。”




评论

热度(13)

  1. 俶韫征塵塵塵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