俶韫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恶魔x天使#.01


麦斯德洛已经跟踪赛西尔很久了。
赛西尔是个很普通的天使,平心而论。天使都生得一幅好容貌,赛西尔也不例外。但这幅模样在美貌的天使之中也不过尔尔。他有一双碧蓝的、宛如大海一般的眼眸;有一头璨金色的、柔软的卷发。那漂亮的瞳孔,似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将麦斯德洛的眼神尽数吸附;那卷起的发尾,都像一缕缕勾人的丝线缠绵地抽住了麦斯德洛的心。
麦斯德洛非常喜欢赛西尔。想把他揉进自己血肉里的那种喜欢。——这对于一个恶魔也是再普通不过的欲求。他听到自己内心的欲望在快乐地吟唱:去将那纯洁的天使从上帝的怀抱中拉出,带他沉沦在最深的、最肮脏的欲望之海里。

“……我向上帝起誓——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上帝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侍奉上帝。
“……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送给耶稣。”

赛西尔祷告着,那双眼平和地闭上。
麦斯德洛就在赛西尔身后的不远处。他的目光落在赛西尔的腰上——那里的白袍被一根金色束带束起,隐约从衣服交合部分之下衬出丝缕皮肤的颜色。那腰线是多么的美好——充满着柔韧而纯洁的力量,让麦斯德洛情不自禁地着迷。浑然忘我到忘记了祷告的时间。
“……恶魔。”麦斯德洛耳边浅浅的祈祷声忽然消失,他一下子惊醒过来——赛西尔正惊愕的看着他。
他的目光还落在赛西尔的衣间。

赛西尔向后退去,面上飞起晕红。“你这——无耻的恶魔!”天使洁白的羽翼已经立起,每一根羽毛都愤愤地炸开。鬼知道刚才他虔诚向上帝祈祷时背后竟有人偷着占他便宜!简直就是亵渎神灵!
“我没有恶意……”麦斯德洛怔怔,自顾自说道。却反激得赛西尔情绪更加起伏:“没有恶意?——恶魔来到天使的地盘就是最大的……!”

忽地,赛西尔的声音戛然而止。
“漂亮的小天使!……怎么,你喜欢这样的吗?”天使面前的另一个恶魔显出身形——他正笑吟吟地打量着塞西尔。塞西尔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但却忌惮于这恶魔强悍的实力——他明显地强于麦斯德洛,即使是在天堂这样光明充沛的地方也能自如的使用恶魔的禁言术。麦伽掐着赛西尔的脸颊,那勾人的眼神直视入天使带着恐惧,却仍然旖旎的眼。
“……哥哥。”麦斯德洛望向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面孔,“你——”
麦伽向麦斯德洛眨了眨眼,强行打断了麦斯德洛的话:“我是说——这个叫赛西尔的天使真好看——你喜欢吗?”
“……。”麦斯德洛沉默着,而赛西尔也被迫沉默着。整个小礼堂沉浸在寂寞之中。麦伽仍是一幅八风不动的样子,似乎非常想听到他最爱的弟弟亲口说出自己埋藏的心意。
“是的。”麦斯德洛道。那两个字咬得很重,像是某种天地间神圣的缔约。
麦伽闻言一笑,眉眼生动:“那就好办了,带回地狱吧。”他手指在赛西尔白皙的下巴上摩挲着,带出一片炽热靡丽的嫣红。天使的表情纠结而略略扭曲着,让麦伽更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凌虐的心思——他抓住了天使洁白的羽翼。“能让麦斯动心的天使——”他故意将尾音拖得长长,带出某些迤逦的意味,也带得天使不由自主地颤抖。
赛西尔被两个高大的恶魔夹在中间,其中一个恶魔还掐着他的翅膀。天使有些欲哭无泪。羽翼是所有天使的弱点——如此轻易地就将它毫无保留的暴露给这两只恶魔,天使已完全成为了恶魔们的俘虏。

天使被恶魔们掳回了罪恶的宫殿。赛西尔面上靡丽的红令麦斯德洛色授神与,麦伽却对此置若罔闻——他只是悄悄地在手上用力,便轻易地捕捉到了天使的挣扎。麦伽心底忽地泛起某种异样的情绪,勾得他唇角抿起,不由得眯了眯眼。

“漂亮的小天使——欢迎来到地狱。”麦伽笑得眉眼弯弯,像是人间的稚子般天真可爱。赛西尔瞥见麦伽眼窝中琉璃色的瞳孔里映着的、辉煌的黑色宫殿,暗暗地打了个寒战。恶魔即使披上最圣洁的外衣,内心的肮脏与污秽也是不能被洗涤的。赛西尔暗道——他的禁言术仍然未被解开。
地狱的风景不如天堂纯净秀丽,带着铺天盖地的压抑与隐晦向这天堂的使者袭来。在这样浑浊的空气中,地狱的魔鬼们过着极尽奢侈而糜烂的生活。暗红的血月光下,隐约可以听到有媾和的恶魔传出低哑诱惑的喘息声,暴怒的恶魔兵刃相向、铿锵的刀兵之声,女魔们尖锐的吵叫声。赛西尔吸了吸鼻子,紧皱着那双眉,碧蓝的眼被垂下的眼睑覆盖了大半,那双瞳孔中的颜色晦涩不明,却仍可让人感受到赛西尔对这里由衷而发的厌恶。

麦伽自然地搂过赛西尔的腰,不经意间对上麦斯德洛暴戾的目光时还轻佻地眨眼以作挑衅。他将手探入白色的丝绸之间,掌心下就是天使宛如豆腐般白嫩的肌肤——泛着丝丝勾人的红晕。软腰陷在麦伽禁锢的五指间,天使强作镇定,面上却愈发的红了。那双眼中带着某些绝望的意味,意外的显现出堕落与圣洁交相辉映的美感。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