俶韫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回光返照#



在一个被自然歌颂的清晨醒来。
这一觉睡的很长,床边的人瞌睡着的眼朦胧中映着你起身的隐约影子。似是梦境般,他不相信似的、惊讶地揉了揉眼。
一切都没有变化——你真切的站在他眼前,仿佛你们之间还是无话不谈的挚友亲朋,下一秒便可以拥抱着互相亲吻,最后真切地诉说着相互美好的祝愿。
他湛蓝色、像饱含着大海的眼瞳中却似乎是含着水的。那样的悲哀似潮水般起落,又归结于使人窒息的平静凝结在他眼中。你乳白的裙裾倒映在他眼眸之中,像是诡谲海面上的一弯皎皎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你向他伸出手:“早安,我亲爱的克莱尔。”勉强笑着,刚刚醒来的身体就像被抽空般无力,不得已收回手又扶着床沿。
握住的手,即使是冰冷的病床栏杆,却也是仿佛握住了全世界。
克莱尔似是在祈求着些什么。
……
“我曾听说晨起的花园里会有音乐喷泉。”你偏头,往复麦色的长发如今也不过将将及肩。苍白着脸色,面上却缓缓勾起一个惨然的笑,“是吗?”

我极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健康,更加富有生机。但我也能感受到这具身体已是强弩之末,摧枯拉朽地维持着我交代最后言语的时间。不知是不是大限将到,我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过往一切在眼前清晰可见,但最清楚、最近的,却是克莱尔那双大海般的眼眸。

“……”,克莱尔沉吟片刻,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那双眼中是说不清的哀恸。“是的——你想去看看吗?”
“去看看吧。”
“好。”他勉强笑了一下。
……
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很慢,克莱尔却似乎毫不介意。
时间时间再慢点吧。这样祈祷。你的眼神游移不定,而克莱尔却只是握着你的手。感官清晰的将那丝丝的颤抖传递给你。
你微微抬头看向克莱尔,他紧抿的唇角并成一条好看的线。却似乎让人联想到同样严肃的、某些代表着不详的线条。

……
果然听到音乐了呢。
喷泉的喷溅随着音乐旋律的起伏上下波动着。我短短的一生之中,似乎处处充斥着这样的感觉。我想要抓住不存在的希望,触手可及的是一片冷漠的虚无。我哭,我笑,我嚎叫……但我取不得任何人的垂怜。

眼前模糊了。大约是眼泪吧——为什么要流泪呢?

音乐的声音小了。仿佛见到一朵朵旋转的白色裙裾被拎起,属于女孩子们的脖颈细腻而白皙。她们垂着眼,嘴角弯出的弧度纯净无邪,像是天鹅般恬静大方。我坐在台下,好像一个置身事外的局外人,为女孩子们精彩漂亮的演出轻轻鼓掌,笑得得体而温柔。

表演终于谢幕了。我眼前模糊的景象在不停地交错旋转,朦胧间,我又看到克莱尔那双大海似的眼睛。

……

评论(3)